[品读]小说集《绝招》:“有根的写作”     —— 评少一小说的叙事特征与思想内涵
来源:中国民族报 杨玉梅 发布日期:2020-02-10浏览()人次 投稿收藏

  作者:少一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7月

  土家族作家刘少一(笔名少一)创作的中短篇小说集《绝招》,入选中国作协首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之星丛书。这部小说集被专家评论为“有根的写作”,作品通过立体鲜活的人物故事,表达了现实背后的深刻意蕴,揭示了生活本质的复杂性。

  《绝招》全书共25万字,由5篇中篇小说和5篇短篇小说组成,内容主要取材于警察生活,但由于作者对生活的细致观察和深刻感悟,写出了不一样的警察故事。

  少一善于讲故事,善于运用伏笔,原本平常的事情经过他的叙述变得波澜起伏,引人入胜。而且他讲故事讲得非常真诚、有耐心,叙事有条不紊,娓娓道来,由此使得他的小说具有可贵的真实感和亲切感。

  小说创作需要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少一的每一篇小说,需要解决的问题或者说矛盾冲突并不复杂,但是他能从一个并不复杂的点铺开一张密密麻麻的生活之网。小说集的封面设计体现了这一特点,封面由网格构成的图案,象征着复杂的生活和人际关系,与小说反映的社会生活内容颇为贴切。

  少一的叙事能力在《耳光响亮》这篇小说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小说矛盾的起点是醉酒后的曾乡长给了老警察皮一修一记耳光。从扇耳光的起因、经过到结果,作者通过伏笔、铺垫的运用,倒叙和顺叙相结合,使得整个故事环环相扣。特别是老警察皮一修挨耳光的喝酒场面及结尾曾乡长自己扇耳光的醉酒场面,都刻画得十分精彩生动。

  在思想内容上,少一着力于反映复杂的社会生活,展示一幅幅生动的人生百态图。

  少一讲的故事很吸引人,但故事只是骨架,比故事更有味道的是故事里的人和生活,是生活里复杂的人生况味和蕴含的道理。这些人生的智慧和做人的道理,简单地来说就是追求真善美。作为警察要公正无私、爱岗敬业,也要体恤百姓;作为行政领导,要善待百姓,为民尽责,为国尽责。

  小说《电视机有鬼》中有一句话:“社会是一张看不透的网,他(应如兵)被‘网’了进去。”少一的每一篇小说都在描绘生活的网,都在阐释人生道理,但颇为难得的是叙述者或者作者并没有直接跳出来说教,而是在铺展故事的过程中为读者展现社会的复杂,揭示生活的秘密,进述做人的道理。这部小说集中,几乎每一篇小说都存在善与恶的斗争、真与假的较量。总体而言,作品是充满正能量的,但并不落入俗套,不是简单地让真善美战胜假恶丑,大部分结尾都出乎意料。

  这部小说集塑造了一个特殊群体——基层人民警察的形象。这些警察不是概念化、抽象化的符号,而是充满生活气息、充满人性化的警察。作者把他们放到具体的生活现场,在复杂的社会与生活关系中进行观照,他们是生活在社会当中、生活在人民当中的人。“警察也是血肉之躯,身子并不是钢铸铁打的,只不过面对生死抉择,警察比常人多了一份职责和担当,许多东西到了该拿命换的时候让你没有选择。”这就是少一笔下警察的心声。他们有作为人民警察的坚毅、公正,也有作为普通人的艰难与隐忍、善良与宽容。所以,他们不仅仅是警察形象,还是当下中国普通大众的缩影。

  少一的小说中,每个警察主人公的名字都有着深刻的寓意,如《电视机有鬼》里的应如兵,因为当兵14年,骨子里已植入根深蒂固的军魂,认为自己应该像一个士兵一样度过一生。《假发》中的政工室主任习让才,名字中隐含着做人要有谦让重才的好品质。《耳光响亮》中的皮一修,蕴含着人生必须要有修养和修为。《神算》里的所长段长松,寓意做人应该像一棵挺拔的青松。《绝密》中的治安大队大队长郭梦正,为人诚实、善良、公正,做人做事可靠、正派,是人民好警察的代表。这些人物都是少一从自己熟悉的生活出发,以人民为中心进行创作的重要收获。

  文学是语言的艺术。与少一的叙事风格相一致的是他的语言表达,真诚亲切自然,充满生活气息。这些语言来自人民、来自生活,符合人物身份,也充满智慧,由此体现出一个成熟作家的语言特色,让人物来说话,而不是作家在替小说人物说话。

(编辑:张雪娥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众志成城 抗击疫情
  • 中华文化讲坛
  • 壮丽70年·民族文化巡礼